站内检索:
长三角联盟
上海创意产业中心微博
人物访谈

【丁伟】设计是驱动中国制造向创造转型的重要抓手

发布时间:2014-12-09编辑:上海创意产业中心

 

品牌领袖:上海木马工业产品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 丁伟

人民网-上海特约访谈人:人民日报社财经高级记者 谢卫群

 

[丁伟简介]

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著名设计师,设计立县计划推动者。中国唯一同时荣获联合国教科文创意新锐奖、德国红点奖、IF设计奖、美国IDEA设计奖、中国十佳工业设计师、中国红星奖金奖六项公认大奖的设计师。

谢卫群:欢迎收看品牌上海高端视频访谈,今天我们请到的是上海木马工业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丁伟

丁伟:您好,谢老师,大家好

工业设计提升产品的附加值

谢卫群:走进木马公司,我觉得特别有一种设计感,设计的氛围,到处都是您设计过的产品。

作为一个工业设计公司哈,一个很重要的价值就是提升你客户的产品的设计感,最终是用销量来体现,那从这个角度来看,您有哪些作品是值得你骄傲的呢?

丁伟:这个也非常多,这个著名工业设计师Raymond Loeway讲过,说世界上最漂亮的曲线是什么,他也讲最漂亮的曲线是产品销量上升的曲线,所以这个它销量是很重要的决定产品是否好坏的一个评判标准,这方面我们做了很多,比如说这个刚才我带您看到的一款这个体重秤,那么这个产品呢就销量是突破了400万台,然后它是这个企业成立18年以来销量最大的一款,因为这件产品帮它赚了5个多亿的这个销售,所以一下呢就获得了很多的利润。所以工业设计呢也是非常重要的,帮助企业呢去突破和赢得市场的一个手段。

谢卫群:原来我们这个在中国的这个产品在给世界的印象就是一个低端的廉价的很粗制滥造的,那通过这样一些工业设计很快地提升了工业产品的这个附加值。您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秉持着着一种什么样的思想?

丁伟:应该说是这样,就是整个企业呢它的发展要经过几个阶段,那么我个人认为呢要经过四个阶段,就是说从OEM到ODM到OBM再到OSM这样一个跨越过程,那么OEM其实强调的是制造,那么通常我们讲的来样加工,比如国外给一个订单。

谢卫群:订单

丁伟:图纸、订单,我们去生产,这时候讲的是效率、是成本,第二是制造,是这样一些要素。然后到了ODM呢就是说你去要去打造自己的产品,但是这个时候品牌还不是你自己的,但是产品设计已经是,所以这时候呢你就开始获得了第一重产品的附加价值,所以呢我们工业设计呢它的我觉得它第一阶段呢价值是在从OEM向ODM跨越的这个过程,然后再往后发展呢就是还有两个层次,一个呢就是从ODM向OBM靠,就是从产品向品牌,因为很多企业开始做大之后呢,它需要呢通过一个品牌的力量来带动系列产品的成功。所以这次我们木马呢从这个工业设计呢其实也开始拓展这个品牌设计包括商业的一些宣传的一些设计。所以这时候呢是为它做品牌呢来去塑造一个整体的竞争,然后从品牌再往外面发展就是一个更高的阶段。那么可能很多企业还没意识到,局部的企业已经开始在做,就是OSM,那么这个阶段呢更加强调的是一个产品的一个创新系统,那么这个系统呢是从研发到工业链整合、到品牌打造到商业模型、商业形态,比如说我们讲到宜家或者讲到星巴克,或讲到麦当劳,那么这些呢它其实都是系统的成功,那么这个系统呢你哪怕今天它这个品牌换一个品牌,它还有这个系统,那么它还是可以迅速地去成长。所以说呢,这个工业设计啊其实在今天呢也在发生转向,就是从我们原来这个讲到产品设计,那么开始朝这个系统设计,商业形态设计和社会创新这样一个方向去发展,所以这个变化呢也是这个潜移默化。

设计和产业融合发展

 

谢卫群:那作为木马,您的现在的这个阶段,是有针对性的针对某一个行业、某一个产业或者是某一个阶段的服务呢还是一个综合服务?

丁伟:我们木马呢是构建三大系统,那么这三大系统呢是应对这个不同的需求,一个呢就是木马设计,那么这个呢是一个这个协同服务体系,就我们旗下是有木马工业设计,有麦思哲研究,有十树品牌,还有无意网络,那么这几个服务的模块,为企业呢提供全面的这个设计服务。那么这个当然是,时间也是最长的,过去大概有12年的时间也是获得了世界上这个最重要的四大奖项,包括中国的红星奖拿过33项,是中国唯一三度获得金奖,三度获得银奖的公司。所以获得非常多的认同,然后第二个系统呢就是漫生快活,我们经常讲这个产业的创意化和创意的产业化,这个漫生快活呢应该说就是创意的产业化,就是我们除了这个帮别人服务之外,设计师也有大量的想法,希望构建一个由设计来驱动的品牌。所以这个呢就我们木马设计跟我们M50联合打造的一个叫M50漫生快活的这样一个品牌,那么这个呢就是来将这个设计师的作品来把它转换成产品,再通过销售渠道进行这个销售,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那么这个呢它是一个传递中国智慧的一个品牌。然后第三一块呢就是叫社会创新,因为设计呢它不仅服务于产品,它更服务于产业。我们呢是推动了一个叫设计立县计划的一个项目,也是上海这个认定的一个设计服务平台。然后这个项目目前在全国呢已经推动了7个地区的这个合作,包括苏北的宝应,包括大丰,包括安徽的马鞍山,甚至包括贵州的安顺。然后它这个不同的地区呢它希望通过设计来去驱动它的传统制造。

谢卫群:您刚刚谈到这个设计立县我很有兴趣,就是通过一个设计的理念去改变一个地区的一个经济的形态,这个是很有意思的。您能够列举一些案例,能给我们来解释一下吗?

丁伟:中国有一千多个县,江苏省就有一百多个县,都是非常需要创新,它这个面非常大。那么现在设计力量基本上都是在一线城市。我说我们搞一个计划,我说我们要不叫“设计下乡”。程院长呢就说这个“下”字不好,所以要用“立”字,“设计立县”,用设计来提升县的经济。所以我们回来之后呢就制定了一个设计立县的一个循环系统,就是由政府先行投入,然后来支持外面的设计公司和当地的企业去对接,然后呢同时再嫁接像广交会啊一些销售资源,做区域品牌的提升,然后当这个产业这个通过设计提升,赚有了这一部分附加值呢,会抽取一定的百分比,再来注入到当地的那个设计中心的平台。这样的话呢形成一个完整的一个系统模式,那么这样的话呢相当于企业先受益再付出。政府呢通过先行导入,那么最终呢提升了产业,设计机构呢当然是多了很多的这种拓展它的应用空间,同时呢很多自身的设计作品交给当地去转化,所以这样的话就构成了这个设计立县的1.0的版本。形成了一个循环模式。但是在去年呢我又推出了一个这个设计立县计划的升级版,叫设计立县十大模式,这十大模式呢是基于过去三年实践经验,又发现了很多问题。比如说中国的这个县级的这个经济形态也是非常多样化。有很落后的,有具有历史文化资源的,有农业大县,还有一些呢相对比较现代化的,那么这些县呢你要用不同的模式,创新系统去跟它匹配,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所以我在去各地这个考察一大圈之后,然后感触也很深。推出了十种模式来对应不同的需求,所以后来我也在全国各地去到处演讲,然后来推动这个设计立县。

所以我个人比较欣慰的是呢中国,据不完全统计啊,第一个乡镇级的设计中心是我们推动的,第一个县级的设计中心也是我们推动的,而且它从苏北到贵州到安徽,所以这一个经验我觉得非常的这个重要,所以设计呀不光是在一线城市,更发达的消费电子、家电、装备制造,我国广大的这个县级的产业也是迫切地需要。所以这个我个人也花了很多的精力在推动这个项目。

谢卫群:您除了这个设计立县,还做了一个漫生快活。这个名字很有意思。为什么会想到会做这个品牌?

丁伟:这个我觉得还是源于个人的一些,最早啊是因为个人的一些经验,因为在大学的时候呢。我原来是在清华美院,原来是中央工艺美院,然后我大学时候呢最好的几个同学都是陶瓷专业的。我经常呢看到他们在拉胚,整天晚上呢烧窑记录升温的曲线,吃饭的时候用自己烧制的这个产品,觉得就非常的有味道。然后后来呢我们这个做很多就是长时间服务之后啊,也想开发自己的产品,所以不自觉的就选择了这个瓷器这样一个大的品类。

我有16个字叫“尊重传统、心怀未来、平衡节制、诚实必要”,所以它通过这个“漫”字,代表没有边际,然后充满了想象。

谢卫群:浪漫的“漫”?

丁伟:浪漫的“漫”。当然你读成快慢的“慢”也没有关系,因为你只有慢下来才能够发现那些细节,所以这个可能也是在我们这个城市快节奏下一种心理的表达。

用设计力量推动社会创新

 

谢卫群:一个设计公司最大的资源和竞争力在于人,您怎么吸引更多的人?因为现在你的系统越来越大,范围越来越广,您怎么吸引更多的设计师来为目标对象服务?

丁伟:团队是我创业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比较欣慰的,我的主管大部分是从创业早期、三年一路走来的。我觉得有几个很重要的要素,第一设计人要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如果只有商业价值,那么在充满市场竞争的今天很难在这个行业取得大的成功;第二我们充分发挥个人和小团队的灵活性,所以我们木马系统更像是一个平台性的公司,它是有不同分工的,木马品牌与小团队的融合性,虽然人员和体系比较多,但是依然能迅速反应;第三是能不断捕捉变化的趋势,因为这十几年,工业设计的指向也在发生变化,最早可能就是产业外形,再是品牌,再到后来打造商业系统,到现在社会创新,包括最新的交互设计。去年我们和上海工业设计协会联合发起了交互专业设计委员会,比如手机,深圳有大量的手机厂商,也是因为这个行业使工业设计师有了生存空间,但是最近几年大量手机厂商倒闭,因为三星、苹果、小米、中兴、华为这些品牌起来了,那么不需要那么多的工业设计了。原来有上百个设计,现在有一个苹果就够了。但是工业设计转向了交互设计,几百万的交互系统软件和网络平台,这里开始衍生出新的需求,所以我们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捕捉社会变化的趋势,让你的团队持续走在创新的前沿,所以从理想主义者的工作氛围到小团队的灵活性,以及公司的架构,再到强调变化,不断引领创新前沿,这些综合的要素都在茁壮发展。

谢卫群:您从今天的状态看未来,对它有什么样的期许?

丁伟:一个我觉得在设计教育上要有一些作为,因为十几年前中国的设计教育远远走在产业前面。像我的老师柳冠中先生,包括蔡军先生,严杨,XXX,这些大师级的,完全是把国外的设计理念引入国内,在呐喊、在引领整个设计行业。但是十几年过去了,我们看到我们的教育形态没有发生本质变化。现在缺乏两类人才,一类是具有实战经验、满足社会要求的,社会一直在抱怨院校培养不出社会需要的人才,因为我们的教育系统落后了,变化太快;第二,我们也缺乏有战略眼光、有前瞻性的大设计师。这两类都很缺乏。我也希望将来有了更多的资源之后,能够把这些资源与教育系统结合,来打造协同教育的模式,这个现在也开始在酝酿。第二个,我觉得反过来,当我们有了很多年的实践经验以后,要重新反思设计理论体系,这方面我也写了大量的文字,过去累计写了五十多万字,出版了五本著作。当然每本著作都代表那个时间段的思考。我们的实践必须结合理论,通过理论抽取经验,再去做更多的时间,我觉得这个循环也是很重要的。第三个我觉得要强调工业设计与商业模式和互联网的结合,因为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云计算时代,传统的工业设计发生改变,必须要软硬结合,要考虑整个系统。最后一个愿望是希望能用设计的力量推动社会创新。

所以我觉得这四个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跟教育结合的,跟互联网结合的,跟社会创新结合的,这些需要许许多多的人共同推动。

谢卫群:非常感谢您。今天我们对设计有了很深的理解,谢谢你做了这么多的工作,为工业系统、社会系统、未来的教育系统提了很多方面的建议。祝愿您的愿望能一个一个实现。

丁伟: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