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长三角联盟
上海创意产业中心微博
人物访谈

【贾伟】把店开进故宫

发布时间:2014-12-08编辑:上海创意产业中心

 

在2014年10月18日-19日的创新大集上,除了产品PK展卖之外,洛可可集团创始人老贾还特别开设了一场题为“把店开进故宫”创趣空间分享会。演讲还未开始,近200人的会场已被挤得水泄不通,热情膨胀的人浪差点把我们的演讲人老贾挤在了门外。

以下是“把店开进故宫“演讲实录:

首先欢迎大家,故事是这样开始的: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了故宫院长的电话,他问我能不能把中国最好的设计带到故宫?我当时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因为我觉得故宫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找到我!

结果我去了之后没有想到是真的,他说要拿出故宫的品牌地方,甚至是带着我去御花园看,觉得有没有合适的房子。我说建立个设计中心吗?他说可以啊,我说为什么呢? ….

其实国外旅游的地方70%收入来自衍生品,30%是门票,而中国所有旅游的地方都是70%是门票。我想跟大家讲巨大的市场,因为中国旅游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旅游的核心,这个市场还是没有开发的市场。

今天其实是一个邀请会,邀请各位对文化感兴趣的!对文化创意感兴趣的!对文化创意产业感兴趣的,和我们一起从故宫店开始。目前,包括像敦煌,他们也要建立敦煌研究院,把这个品牌拿出来,包括文化部想把非遗这个品牌拿出来,包括现在的夫子庙。故宫一年1500万人群,南京夫子庙3000万人群。其实中国的旅游产品非常多,但是衍生品却没有跟上。

我想跟大家交流得如何把店开进故宫,光一个洛可可做不到,做不到这么多文化的产品,其实今天这个会是想邀请各位,需要寻找到更多的来自公益的,来自资本的,来自对文化理解的合作伙伴。

所以我们经常说创意是水,上善若水,创意像水一样无形无色,但是创意能像水一样变成各种的形状,变成冰水,变成眼泪,创意是有情感的。创意产业本身不是产业,只有帮助一产、二产、三产产生创新的价值才能变成产业,所以创意产业我认为是第六产业。

很多人问我什么是互联网思维,我说是解决痛点问题,解决价格,解决速度问题,还解决什么?还解决大数据问题,但是设计思维解决什么?解决幸福感,第一感是美感,数据思维一定是提供美的;第二感是价值感,设计思维不是把价格打掉而是提上来,设计思维同时就是强调这种幸福感。

其实我觉得设计思维加互联网思维就是最好的思维模式。所以我们用这样的思维模式在两个月前在与故宫接触,其实就两个月的时间,但是这两个月我们做了什么呢?我们在解读什么是皇家,故宫代表的是中国文化,我们协同了全国400名设计师,打造最有创意的故宫文化专属,如果你做传统的工艺美术我们可以一块合作故宫国宝系列,把你的工艺美术,非艺术文化遗产带来。如果你做生活方式,可以把生活方式通过设计带给故宫。如果你做传统加工,我们可以一块做创意产品。

大家知道故宫最新的数据是多少人吗?一天23万人,一个月30天,就是600多万人,很恐怖,之前我知道的数据是4万到18万,这次新的数据是4万到23万。

大家可以简单算一个帐,如果只卖一百块的爆款,一天的营业额就是几千万。文化产品是一个大卖点,可惜我们到了故宫不知道买什么,全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故宫开始那圆明园会不会开始?雍和宫会不会开始?敦煌会不会开始?

所以这个市场是巨大的,我也在这里希望跟正和岛的岛亲们一起干一件大事儿,把文化重新演绎一下。为什么需要设计呢?几十年了根本没有人理解,摆的都是国外的。怎么做一个人人都知道、易于传播的东西?今天还是要提互联网思维加设计思维。

其实今天最大的设计是基于互联网的设计,我们今天做的设计还是小的,做了之后怎么样让全国人民知道故宫有100个宝贝,怎么知道哪个宝贝是翡翠白菜一样,哪个像肉一样。皇帝也是人,面对三宫六院他也有对不起别人的时候,三年五年都不见人家,他也是有血有肉的男人。

所以这些东西是不是可以在今天用一个娱乐化的思维模式,用互联网的概念传播呢?我认为是可以的,但是不能仅仅传播这些亲民化、娱乐化的,还要传播高大上的中国宝贝的文化,所以我们有衍生品系列,有国宝系列。

其实刚刚说到设计思维,三感,第一感是美感,第二是价值感,第三是情感。设计思维都是正能量的东西,设计思维加互联网思维就是全新的思维。我一直想柳传志和乔布斯有什么区别,最后我发现联想一直出不来苹果一样的产品,因为柳传志先生缺艺感。

美的智商这个是中国人都缺的,因为我们小时候至少是50后、60后、70后那个年代,谁的妈妈天天带你去美术馆?谁的妈妈天天带你听交响乐?那个时候饭都吃不饱。我也是70后,我们全家一个月吃一顿肉已经不错了。

所以美商我们要把产品变的有情感,这就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要有设计思维加互联网的营销思维,我们整整做了800款。我们玩创意可以,玩创新可以,但是我还是需要有志同道合的,对中国文化对文化创意产业有兴趣的同伴们一块跟我们往前走。

实际上我们不止做亲民的这些产品,同时做故宫高端系列的产品,我跟大家分享的是什么呢?如何从故宫到国家大剧院,到南京博物馆、到苏州博物馆、到敦煌。其实中国真的很大,如果我们谁有兴趣的话,真的希望帮忙洛可可,因为今天国家给了这个机会,文化部也好,敦煌也好,故宫也好给了我们太多的机会,但是面对这些机会的时候,我们不是做一款也不是两款我们做几万款,是需要和合作伙伴一起做的。

我们在运作南京最大的一个店,一年三千万人,比故宫还多,这样的项目其实我算了一下是非常巨大的,很快3-5年就可以成为中国文创产品第一品牌,因为我们有最好的设计,有最好的理念,我们需要合作伙伴。

实际上文化部的部长找到我说非遗,也想成为故宫一样的品牌,就是保护中国比较好的文化,实际上不是,苏绣蜀绣包括我们的少林功夫都是非遗,任何拿出一个点都能做一个巨大的产品线,所以非遗也可以做,我们现在也正在开发基于非遗的文化产品。

我们5年前在英国伦敦开了一家公司,没有想到那么多同行说干嘛,你们来英国干嘛?我说:你们请我们来做奥运项目,让我们成为你的合作伙伴。对方却说:你们来我们英国不是来抄我们的吧,一个人说完很气愤,但20个人这样说的时候,我发现我们中国人的胸口有一个巨大的字“中国制造”,用了三种味道,血汗味、铜板味还有机油味,铸造了中国制造的钢铁长城,但是我们背后呢?山寨。

我们这样的公司去英国是根本挺不起腰的,所以在5年前我就给公司写了一个愿景,叫“挺起中国设计的脊梁”看似挺高大上的,但是实际上是我在联想的时候听到柳传志说的“联想是中国民族产业的脊梁”,我当时30岁,我觉得好高大上,后来在我给洛可可定义使命的时候,为“洛可可挺起中国设计的脊梁”,为什么?因为能不能挺起中国创新的脊梁是看你有多少的产品让全球人分享,不是制造是创造。为什么正和岛要玩创新产品?其实很简单,我们要创造而不是简单的制造。

我一直在创造,我也不太想成为一个所谓的企业家,我觉得设计师挺好的,因为设计师是借助器物之美在点线面上修行的人,我一直在借助器物之美修行,让我守住这片设计的点线面。

创意是水,温和力量,其实我们一直想表达创意像水滴冰川,以不同形式表现形态,最后打造成一个创意的海洋。未来是一个创意的舞台,未来是一个创新的舞台,我希望寻找到更多的伙伴,如果你问洛可可在哪个产业里,就在文化创意产业里,我们希望像水一样,像海一样表面平静内部蕴含巨大的力量,谢谢大家!

以下是问答环节:

问:刚刚我看了故宫系列的产品,您是在短时间组合你们的团队研制出800多款产品,这一点是作为一个设计来说很难做到的,洛可可是如何做到的?
贾伟:我们一般给客户做项目都是一个,没有想到一次做这么多,其实这个也是我们中国设计界乃至创意产业界的大工程,整合了12家公司一起上,真的是52天彻夜在做,实际上这个是相当难,我们给故宫提了17个主题,高中低端的都有。
平时,洛可可每个月都会推出近百款产品,为微软、诺基亚、宝马、奥迪等等做设计。今年是洛可可十周年,非常年轻,这10年真正锻炼我们的是什么?是世界五百强给我们的每个项目。一个从硅谷回来的创业者告诉我们,有一个最好的技术,问能不能转化成商业,因为洛可可从是技术到实现商业的最短距离,我们不是最后一公里,而是最后五百米。 好多人说你们又做军事领域,又做通信,又做文化领域,又做医疗,全产业链做,甚至是农业领域,你怎么懂这么多?实际上我们最主要的是研究人,研究人的需要,每天都在研究70后怎么想的,60后怎么想的,而90后又怎么想的,研究老人、孩子、男人、女人,我们每天在研究,因为99%的产品都是给人用,所以洛可可比较了解人的需求,包括我们希望为故宫打造的产品也不是说非要高大上的,而是为90后,00后能够重新认识一个有美感、价值感、有情感的故宫。

问:我有一个关于恶性竞争这方面的问题,您的公司或者是您的品牌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您又是怎么样处理的,又是怎么样看待中国市场这样现状的?
贾伟:每个行业都有竞争,设计行业,创意行业更大。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组建平台,甚至是自己的设计师组建公司,还有愿意和我们合作的客户做一家基于互联网思维加设计思维的公司。
面对竞争的时候我个人认为要看你的竞争力,我们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我们对商业的理解,在于我们对设计师的理解。从这两年开始逐步有一个说法,叫温暖设计师,不止是温暖55度,还要温暖每个设计师,比如我们在母亲节的时候会以公司的名义给设计师的母亲寄一个礼物,好多设计师的母亲接到礼物都哭了。
如果真的能够对你的设计师好,又给他们成长的平台,就不要怕竞争,因为这个产业是人的产业,是一个得人心的产业,人有四种需求,是不是给他足够的工资,是不是给他多劳多得的奖金,是不是给他荣誉和创业竞争的平台,这些都给他了还怕竞争吗?我们公司80后、90后很多,你只要对他们好,他们就会成为你的伙伴,你只要对他们好,他们就会真正的和我们一起拉着手抗拒我们的竞争对手。

问:我非常理解一个创意的产生是非常漫长而且痛苦的,但是抄袭这种事情都很快,而且他们不需要费任何的劳动,有没有遇到过这样极端的案例?
贾伟:有。你说我每天都在打假,但是打不完,我有时候在想什么是创新,创新就是永远往前走,永远去创造最新的东西。韩国、日本,他们也经历过这个年代,这个年代是一个有点像一个孩子牙牙学语的年代,会抄袭的,但是真正的引领者是不断创新的。

问:如何设计出用户买账的产品呢?
贾伟:今天,是强调交互的时代,我经常跟公司员工说,这是一个三动的时代,第一动在细节当中感动。不管你是企业家还是设计师,产品要在细节当中能感动用户。第二个在创新中打动。真正的痛点是创新中打动你的用户。第三个就是用互联网思维互动。这三动你做到了,今天就有一群粉丝,做到了就能占据商业的高地,因为今天是一个货币选民的时代,老百姓手里都拿着钞票,关键是你能打动我吗?所以我们的设计师就是干这个的,我们也希望聚集更多的城市一起做大事儿,谢谢大家!